亚博足球

iiMedia Research:2016中国在线直播行业专题研究(附下载)

关键词:iiMedia,Research,2016,中国,在线直播,

日期:2020-10-18文章来源:未知
我要分享

  报告下载:添加199IT官方微信【i199it】,回复关键词【iiMedia2016直播】即可

  该报告从在线直播市场整体和网红经济两方面展开大数据分析,数据显示在火热的资本市场上,直播俨然是风口。不过当前直播内容导向偏低,低俗文化的当道,政策风险仍将存在。在直播平台市场占有率方面,起步较早的YY处于市场领先地位,后来者斗鱼直播在腾讯的注资下快速发展占据市场第二。

  1、2015年中国在线年中国在线家,其中网络直播的市场规模约为90亿,网络直播平台用户数量已经达到2亿,大型直播平台每日高峰时段同时在线万,同时进行直播的房间数量超过3000个。

  在线直播的门槛非常低,只需一台电脑和一个账号即可进行直播,手机更是让随时随地直播如同家常便饭,秀场、演艺、户外、电竞、教育、明星等各类主播形态兴起,IP、粉丝、流量等让企业家和资本家兴奋不已,纷纷试水在线直播,行业发展驶入快车道。

  自进入2015年特别是2015年下半年以来,国内直播行业进入快速发展的阶段,巨额资本加持直播行业,从YY、斗鱼,到红衣教主周鸿祎的花椒直播、国民老公王思聪的熊猫TV,再到、阿里巴巴、小米的纷纷入局,国内资本市场似乎都在遵从着一个共同的认知,宁可错投,不可错过。

  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过度的媒体曝光导致在线直播行业的发展软肋也暴露在聚光灯下,充斥着色情和低俗文化的网络直播平台屡遭相关部门点名,诸如“斗鱼女主播事件”不断挑战着公众的道德底线,长期来看,游走在道德与法律边缘的直播市场不具有投资和发展价值,整顿迫在眉睫。

  从移动直播平台累计下载量分布来看,YY以24.4%的占比在众多网络直播平台中排名第一。YY于2005年成立,2012年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2015年向虎牙直播注资7亿,坐稳了国内直播行业第一把交椅。

  中国网民对在线直播平台的内容评价较低,77.1%的网民认为在线直播平台存在低俗内容,90.2%的网民认为在线直播平台的整体价值观导向为一般或偏低。

  一切的市场和融资数字都预示着直播行业正在成为一个庞大的新兴市场,但另一方面,色情、低俗的内容成为了直播行业头上挥之不去的枷锁。艾媒分析师认为,纵观整个在线直播市场,主要还是以游戏直播和秀场直播为主,“美女”、“秀”、“色”等具有窥私欲和荷尔蒙刺激的元素是众多直播平台的标配,因此网民有这样的认知不足为怪,直播市场背后行业自律、可持续商业模式的建立还远需时日。

  4月14日,斗鱼、虎牙直播、YY等19家网络直播平台被列入文化部查处名单。针对这一热点事件,有74.9%的网民支持这一行为,74.8%的网民认为在线直播平台应该加强内容管理。

  用乱象丛生来形容网络直播市场毫不为过,以暴露、挑逗等方式来吸引眼球的做法早已是行业普遍现象,大家如今是见怪不怪。2015年11月份以来,斗鱼TV更是爆出一系列大新闻,女主播混进女生宿舍全程直播、更衣,乃至直播“造人”,让网友为之惊叹,社会负面影响巨大。因此网友的意愿是明显的,必须加强在线直播平台的整治。

  无论从网民的反馈或是媒体的曝光来看,都预示着直播平台已充斥着低俗文化,一次次刷新了国人的道德底线。网络直播平台低俗内容影响有二:一是直播平台利用的是都市人群的猎奇、臆想和窥私心理,内容同质化严重,绕不开聊天、唱歌、化妆、逛街等内容,一旦用户新鲜感容易消失,注定有一大批公司将会倒闭,不利用行业良性发展。二是直播中涉及的黄、赌、毒等内容的传播,负面影响巨大,极大的腐蚀了青少年的身心健康,损失无法挽回。由此二者看来,市场整顿在所难免,游走在道德与法律边缘的直播市场不具有投资和发展价值,热心的资本、创业者及有意从事这一职业的“准主播们”在混乱的市场前还是要保持理性。

  直播更像是一个工具,内容才是根本。移动直播时代,网红们的颜值和头脑至少要占到一个才能吸引粉丝,两者兼具的“PGC”网红是一种稀缺资源。从网络写手到“出位”网红,内容始终是走红的资本,进入全民创作的时代,平台的核心竞争力更将回归到内容本身, 颜值型网红和话题型网红终究只是一种快消品,低俗文化不可能成为市场主流,优质的内容将开启吸金狂潮。

  早年的段子手早已结盟,成为了庞大的段子手生产团队,因此有必要实现网红的孵化及专业化运作。粉丝真正忠于的不是直播平台,而是主播,主播一旦转移,流量将随之而去,这直接和直播平台的利益相关。因此有必要在内部把他们组建成联盟,从单打独斗到集体作战,类似于淘宝网红与淘宝的共生,当联盟所带来的流量大于主播所掌握的流量时,要实现单飞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长期依靠段子、荷尔蒙等外部刺激手段会让受众产生刺激适应和审美疲劳,不再具备新鲜感,主播也会丧失生命力。而如果让用户参与到直播行为中,并且使他们的行为得到反馈,如体育直播平台抽奖送球星签名球衣,直播间的弹幕,新闻直播平台让用户参与新闻选题等手段,让用户主动参与其中,并对其参与行为提供反馈和回报,则会延长用户的新鲜感。

  未来一大批明星将利用移动端随时随地进行直播,他们比网络主播更容易聚集粉丝,这也是未来明星的收入模式之一,如刘涛在某直播间开场5分钟造成了直播平台瘫痪,首次触电网上直播创造了总收看人数71万的纪录,范冰冰、杨颖、蒋劲夫等也都曾在网上与网友进行直播互动。未来一些垂直细分领域的专业人士也将通过网络直播技术分享专业细分内容。

  PC互联网用户呈爆发性的增长,视频传播成为了新的传播杠杆,网民的刺激、偷窥、臆想等对荷尔蒙的欲望追求为秀场主播的兴起提供了良好的土壤,以“出位”的表演来博眼球几乎成为了主播们的“标配”,网络直播平台开始频现涉“黄”涉“低俗”的情况。周杰伦的一次演唱会最多几万人。而网红的一次视频直播规模可达几十万人,资本开始涌入直播行业。

  一方面,直播平台仍然处于亏损状态。另一方面,网红们的成本不断攀升。如今的网红经济已经初步形成了上、中、下游紧密联动的专业化生产产业链,网红更像是一种产品,上游负责生产产品,中游负责推广产品,下游负责销售产品,形成了拥有推广渠道、内容、销售途径等环节的营销闭环。不同网红变现方式也有所差异,但主要的变现渠道在于广告、打赏、电商收入及付费服务,而当网红成为了IP之后,其变现能力将更加强大,形象代言、出书、进军影视界、衍生品制作等都可能作为变现的方式。

  传统网红模式可以实现量产,有颜值/有话题+推手即可批量生产出标准化的网红。然而作为内容创业者,优质的内容才是不可复制的保障,papi酱视频具有自编自导自演的内容,形成了特色风格,已成为了一个品牌乃至IP。加上papi酱的出现正处于网红经济发展的风口,因此被包装成为了典型,机会可遇而不可求,不可复制。

  与主播或淘女郎等众多长腿、大胸、锥子脸的网红相比,papi酱等具有PGC能力的网红在内容生产机制与传播渠道两方面具有明显优势,这也决定了为什么papi酱的广告能拍卖至2200万,两者的影响力相差可谓巨大。

  今日数据行业日报(2020.09.21)『2020年全球城市科研能力排名 北京力压硅谷夺全球第一』

  阿里云数据中台升级Quick Audience实现企业与消费者双向互动

  恩亿科明略科技:2020教育行业营销数字化转型白皮书(附下载)

  我们致力为中国互联网研究和咨询及IT行业数据专业人员和决策者提供一个数据共享平台。